首页 | 中国名画 | 世界名画 | 艺术画作 | 建筑图片 | 历史图片 | 自然图片 | 旅游图片 | 美食图片

布歇油画

皇家首席画家——布歇:  
    布歇(Francois Boucher,1703-1770)法国画家,洛可可美术的典型代表。1703年9月29日 生于巴黎,1770年5月30日卒于同地。父亲尼古拉·布歇也是一位画家。布歇17岁时,父亲推荐他向法国画家弗朗梭瓦·勒穆瓦纳(1688~1737)学画。1725年,受已故华多的友人让·德·朱利埃纳的委托,他与其他画家一起把华多的许多素描刻成版画,后被出版印成版画集《千姿百态》。这项工作使布歇对华多的艺术更加崇拜了。1723年,布歇参加了巴黎美术学院举办的绘画竞赛,并获得了赴罗马考察的一等奖,但学院方面未能支付这笔旅费。几年后,他自费去了意大利。在那里他首先对17世纪充满牧歌情调的美术杰作发生兴趣。1731年回到巴黎,此后很快风靡画坛。1734年被选为美术学院院士,后又升为教授。至1765年,随着他的声望日高,学院方面终于聘任他为该院院长,并获得“皇家首席画家”的称号。

    布歇的艺术成就在于他既绘制天顶画、装饰壁画,也作肖像,还画一些具有牧歌情调与风俗场景的风景画,同时又为皇家织造厂设计挂毯稿子,负责宫廷演剧的舞台布景和服装设计。他的那些以裸体女性为主的神话题材的油画,显示了没落贵族追求糜烂的享乐生活的一面。订画的贵族们要求尽可能画得甜腻,带有肉欲的诱惑力。他画的那些裸体女神,就象是用玫瑰色瓷土捏成的,肤色圆润光滑,毫无真实感。最能够代表他的风格的是那些为装饰宫廷和贵族府邸而 创作的神话题材的故事画,如《维纳斯的胜利》(1740,斯德哥尔摩国立博物馆)、《狄安娜出浴》(1742)等。这些作品色彩华美柔丽,表现了他的想像力和装饰才能,但却充溢着宫廷脂粉气息。布歇的这类作品在当时就遭到 D.狄德罗的抨击。布歇还喜爱收集东方工艺品,并且为皇家织毯场设计过一套9幅的中国主题的壁毯。路易十五曾于1746年将这套壁毯赠予乾隆皇帝。
  
    布歇的缺点在于不能深入研究对象的真实性,仅仅追其效果。狄德罗曾说道:“何等漂亮的色彩,何等丰富啊!他(布歇)拥有 一切,除了真实。”布歇的艺术完全是属于18世纪的。

    布歇还与中国有缘,《中国皇帝上朝》、《中国捕鱼风光》、《中国花园》和《中国集市》这四件油画是布歇绘制的。画面上出现了大量写实的中国物品,比如中国的青花瓷、花篮、团扇、中国伞等等,画中的人物装束很像是戏装,与当时的清朝装束还离得比较远,但中国特色还是很明显。贵族们争相收购这些画,买不到的,便把那些以这四幅画为蓝本、用毛和丝编织的挂毯抢购一空。

    布歇并没有来过中国,画中的形象有的是合乎事实的,有的则纯粹出自他的臆想,令人不解的是,画家既然没有来过中国,又要画中国,必然要有所凭据,画中的形象具体是从哪里来的呢?据说这可能和当时东印度公司频繁的商务活动有关、该公司把丰富的商品从东方带到了欧洲,布歇在巴黎可以轻易买到中国的物品。然而要想组合成一幅符合东方情调的画面,光有一些中国的物品是不够的,还需要符合真实情况的画面构思,而这又是不能凭空想象的。

    已知的、到过中国的传教士们关于中国的图画都是在布歇画完中国组画之后才为人所知的。看来,布歇对于中国形象的知识不是传教士那里得来的,这个谜团并不容易通过实证的方法加以解决。但若把布歇的中国组画放到整个18世纪欧洲社会痴迷于“中国风”的大背景中来考察,布歇的作品也就不足为怪了。 

    对于布歇,有一件事必须提到的,就是他为什么要创作表现中国的艺术作品。法国的洛可可艺术不仅是宫廷的需要,不仅是艺术发展之必然,而且受到了中国艺术的强烈影响。自从新航路开辟以来,中国的工艺美术品,瓷器、漆器和纺织品源源不断地流入欧洲,成为欧洲宫廷的奢侈品。西方人谈“中国元素”却是历史悠久、合情合理,他们从文艺复兴时代就开始用“中国元素”了。记得威尼斯画派的乔凡尼·贝利尼有一张《诸神的盛宴》(1529),画奥林匹亚山上众神宴饮,里面有三件精致的餐具就是缠枝青花大瓷盘。不过,中国文化真正全面的对西方世界产生了深刻影响的还得算18世纪的“中国风”。在路易十五时代,无论绘画、雕刻、工艺美术等等领域都掀起了中国热。在欧洲人眼里,中国被视为唯一的遥远的文明国度。中国式的花鸟鱼虫、松竹兰梅、人物图案,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西方人的审美趣味。18世纪的中国清代的工艺品,有繁缛的曲线,有精巧的造型,所有这些,都影响了欧洲的洛可可艺术。路易十五宫廷中的皇家制造厂,任务之一就是为宫廷生产有中国艺术风格的挂毯。布歇是这个工厂的负责人。1742年,布歇在沙龙中展出了反映中国的系列作品《中国组画》,其中《中国花园》《中国皇帝上朝》《有中国人物的风景》这几幅作品可能是为挂毯所作的设计。布歇从来没有来过中国,更没有看到过故宫,估计这几幅作品的灵感来自中国瓷器上的绘画再加上布歇的想象。我们不知道路易十五是否上朝以及如何上朝,但是,我们知道中国皇帝肯定不是像布歇所画的那样上朝。至于中国花园是怎样的,中国人在花园中是怎样游玩的,我们是知道的。但是,布歇的作品中所表现的中国花园和中国游人,除了面孔像是中国的,其余的地方,都像法国人,准确地说,像法国贵族。在中国人看来,他们穿着奇怪的衣服,戴着奇怪的帽子,摆着奇怪的姿势,还有奇怪的车辆,奇怪的房屋,奇怪的草棚船,最奇怪的是有网球拍子和网球场,有写字的钢笔,有很多棕榈树。所以,这两幅作品,虽然叫中国画,但是,它没有中国的民族性,只有法国的民族性。依我看来,这是布歇最失败的几幅作品。由此再一次确证,艺术是社会生活的反映。

布歇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