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名画 | 世界名画 | 艺术画作 | 建筑图片 | 历史图片 | 自然图片 | 旅游图片 | 美食图片

德加的画

德加简介:
    埃德加·德加(Hilaire—Germain— Edgar Degas,1834—1917)1834年7月19日 出生于巴黎。父亲是个金融资本家,祖父是个画家,从小德加便生长在一个非常关心艺术的环境里。1854年 德加中学毕业。同年,德加来到了意大利,在那里的一所美术学校学习。1854-1859年 德加在意大利的美术学校学习意大利的艺术,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同时,他又在安格尔的一位得意门生路易·拉莫特(LouisLamott)的画室里学画。1859年 德加回到了巴黎,那时的德加已经是一个学到一手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SugusteDominiqueIngres,1780-1867)画派好手法的、功夫很深的素描行家了。这种素描是一种古典主义的素描。1859年前 德加经常画一些人物肖像,如:他的家人、他的朋友以及一些历史主题的人物。1860年代 德加结识了爱德华·马奈(EdouardManet,1832-1883),并成为盖尔布来咖啡馆的常客。1862年 德加开始对赛马产生了兴趣。1869年 德加画了大量色粉习作,主要画的是海滨浴场。1870年代初期 芭蕾舞女是德加非常喜欢的主题。1870年之后 德加创作风格开始转向了现实主义。这种理论主张放弃古代希腊的美的理想,而代之以朴实、真挚地表现所见的事物。1872年末德加为了寻找开心,到了美国的新奥尔良。1874-1886年 德加虽然反对印象主义,但是他还是积极参加了历届印象派画展,除了1882年的那一届。与此同时,德加的作品也被官方沙龙所采纳,并且作品可以悬挂在相当显目的地主,但他却脱离了官方沙龙。1893年 德加感到他有失明的危险,因此他急不可待、狂热的画起画来,这时的德加对人对已都很严历、苛刻,性情变得十分古怪。1886-1917年 德加的作品已经不再展出。1917年9月27日 德加逝世于巴黎,享年83岁。
    当他21岁进入美术学院时,他已练就了扎实的古典写实功夫,在这里又受到年届古稀的大师安格尔的亲自指点。安格尔告诫他要多画线条,要凭记忆和写生作画。这一思想使德加终生不忘,他以后几乎所有的作品都是根据速写凭记忆画出的,而这些作品又因此而保持了极强的生动性和现场感。无疑,这种生动性与他独特的构图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们在雷诺阿那里曾见过那种切割画面的不规则性构图所带来的意外感,而德加在这方面更具有一贯性。《乐池里的音乐师》把人物拉到眼前,乐师与舞台上的舞女形成强烈的比例对比。《勒皮克男爵穿过协和广场》重复了这种手法,使主要人物处于近景而不是传统的中景。《落幕》则用帷幕与舞台线把画面分割成略有变化的三大块——这种构图是前所未有的,它既使主题更为明确,也强调了画面新的结构原则。德加富于创新的构图、细致的描绘和对动作的透彻表达使他成为19世纪晚期现代艺术的大师之一。他最著名的绘画题材包括芭蕾舞演员和其他女性、以及赛马。他通常被认为是属于印象派,但他的有些作品更具古典主义、现实主义或者浪漫主义画派风格。
    德加是印象派中唯一受过正规学院训练的油画画家,因此他内心深处的古典主义情结时时涌现出来。那么,是什么使他与印象派画家联系在一起的呢?这就是他作品的鲜明的现代感和他对印象派光与色的个性转化。他从不像其他印象派画家那样到自然中去画那些最能表现光与色的风景,而是把他的目标确定在街头或室内,尤其那些剧场作品。虽然表现的是单调的舞台灯光(这是一种很难画出色彩的光线),但德加用印象派的色彩观来理解和处理它,使之同样产生出印象派外光画的丰富的色彩变化。同时他也用这种灯光分解了形体(如图《咖啡厅音乐会》)。不过从全面来看,德加也不是对光与形的关系及形本身进行全面研究的人,前者是他同时代人正在研究的问题,后者是下一代人的事情。他的主要兴趣在于确定事物在他画中所形成的空间关系,这一点无论在他的剧院作品还是浴女和大量描绘芭蕾舞演员的作品中都充分体现出来。我们在《盆浴》一画中看到,他把浴女与咖啡具分割开来,形成平面中的两层空间,同时用色平面之间的起伏来造成浅空间的跳动。这种空间观念是对文艺复兴空间观念的结束,是最终向20世纪浅空间和平面性迈出的决定性的一步,我们还将在油画家塞尚那里看到这种观念的进一步发展。
    从绘画技法上和创作观念上看,德加是一个典型的印象派画家。然而作为安格尔亲自点拨过的学生和受过严格学院派训练的油画画家,德加内心里却深藏着古典主义对题材的关注。因此,他一面通过某些题材来达到对色彩和构图的研究,一面又赋予题材某种社会的意义。1874年2月13日,他的一个朋友埃德蒙·德·贡库尔特在拜访过德加后在日记中写道:“经过多次多角度的试验、尝试和摸索后,他现在喜爱上了当代题材,并专门关注洗衣妇和跳舞的人。我对他的选择无可挑剔,因为我也在‘曼内蒂·莎乐美’中赞美了这两种职业。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两种职业为当代画家提供了最适于描绘的女性形象。”当时许多画家都把视角对准了下层人的生活,这是受左拉现实主义小说影响的结果。德加曾于1869年用色粉画过“熨衣妇”这个题材,以后他花了很多时间来完善它。这里的这张画是油画,是对两年前一幅同样题材的色粉画的再加工,也是他最有名的的一幅画。在这里,他以印象主义式明亮的色彩和柔和的色调表现了两位由于辛苦的工作而筋疲力尽的熨衣女工形象,把作为贵族的德加所体验到的人生经验传达给我们。它也同样影响了20世纪立体派大师毕加索——他在他的“蓝色时期”的作品中也借助类似题材表达了他对下层人的同情。从表现上看,油画家德加在印象派中找到了自己的知音,这就是劳特累克。因为他们都表现巴黎夜生活,描写那些舞台上的男女演员,都对风景没有兴趣,都对平面性倾注了自己的热情,但其实他们是很不同的。这不仅表现在劳特累克更尖刻和敏锐的社会批判性上,也表现在他的更具装饰味的平面性上,这种装饰性最终使劳特累克成为现代广告画的先驱。

德加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