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名画 | 世界名画 | 艺术画作 | 建筑图片 | 历史图片 | 自然图片 | 旅游图片 | 美食图片

威廉·莫里斯作品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1834年3月24日—1896年10月3日),出生于英国沃尔瑟姆斯托,19世纪英国设计师、诗人、早期社会主义活动家、自学成才的工匠。他设计、监制或亲手制造的家具、纺织品、花窗玻璃、壁纸以及其他各类装饰品引发了工艺美术运动,一改维多利亚时代以来的流行品味。1868年至1870年间出版的叙事诗集《地上乐园》,借古希腊到中世纪的传说一抒胸中块垒。他亦是拉斐尔前派的重要成员,但极少留下画作。

在1880--1910年间,英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设计运动——工艺美术运动,这场运动以英国为中心,波及到了不少欧美国家,并对后世的设计运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威廉·莫里斯,正是这场运动的主要推动者与领导者。

莫里斯曾在牛津大学学习神学。在那里他受到了拉斯金的设计思想的影响。拉斯金是一位作家和批评家,他通过极富雄辩和影响力的说教来宣传其思想,在反对工业化的同时,拉斯金对建筑和产品设计提出了与若干准则,比如“师承自然、忠实于传统材料”等。这些思想引导莫里斯走上了艺术与设计道路。在游历法国之后,莫里斯对哥特式建筑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进入一家建筑师事务所学习建筑,从而开始了他的设计生涯。

莫里斯对于新的设计思想的第一次尝试是对他的新婚住宅“红屋”的装修。为了给新婚家庭购买生活用品,小商店,竟无法买到一件令他满意的家具和其它生活用品,这使他十分震惊。在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作下,他自己动手按自己的标准设计和制作家庭用品。在设计过程中,他将程式化的自然图案、手工艺制作、中世纪的道德与社会观念和视觉上的简洁融合在了一起。对于形式、或者说装饰与功能关系,依莫里斯看来,装饰应强调形式和功能,而不是去掩盖它们。

“红屋”建成后,莫里斯与几位好友建立了自己的商行——“莫里斯商行”,自己设计产品并组织生产。这是19世纪后半叶出现于英国的众多工艺美术设计行会的发端。尽管莫里斯与别人一道设计过家具,但他主要是一位平面设计师,即从事织物、墙纸、瓷砖、地毯、彩色镶嵌玻璃等的设计。另外,在印刷、书籍装帧设计方面,他也取得了十分突出的成就,他尤其讲究版面编排,强调版面的装饰性,通常采取对称结构,形成了严谨,朴素,庄重的风格。他的设计多以植物为题材,颇有自然气息并反映出一种中世纪的田园风味,这是拉斯金“师承自然”主张的具体体现,对后来风靡欧洲的新艺术运动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作为设计革新运动的思想领袖,拉斯金将产品粗制滥造的原因归罪于机械化批量生产,因而竭力指责工业及其产品。与拉斯金一样,莫里斯认为产品的问题是与机器生产联系在一起的。但是,莫里斯并不像拉斯金那样害怕和厌恶机器,他认为劳动分工割裂了工作的一致性,因而造成了不负责任的装饰。尽管莫里斯在对待机械化及大工业生产方面有他落后的一面,但他使先前设计改革理论家的理想变成了现实,更重要的是他不局限于审美情趣问题,而把设计看成是更加广泛的社会问题的一个部分。由于超越了“美学”的范畴,使他能接触到那些由来已久的更加重要的问题。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作为现代设计的伟大先驱是当之无愧的。

紧步19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普金以及19世纪50年代的拉斯金后尘的是19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威廉莫里斯。莫里斯使得改革主义者的传统对于现代主义所作的贡献变得极其重要。在激烈地坚持反化工业立场的同时(“机器生产从总体上看是一场罪恶”),在一些重要方面,他也是一位反历史主义者。他所强调的是中世纪手工工艺的加工方法,而不是中世纪的艺术风格。对于莫里斯而言,艺术仅仅是“人们在劳动中所表达出来的欢悦”,至于那些“只有极少数人自称是理解的或所受到感动的……古希腊与意大利之梦”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其实,莫里斯并没有逃遁到过去的时代中去,相反,他选择了直面这个世界。他还是英国早期社会主义的重要人物,他呼唤那些“来源于人民,服务于人民”的艺术作品。换句话说,他不仅鼓吹恢复劳动者的尊严和手工工艺的美,他还主张给予整个生产劳动阶层以选举权。他还满腔热情地投身于对整个社区的良好设计、认真实施、非历史主义环境的创造。莫里斯有关透过一种新的建筑模式,以及一种应用性的工艺与美术来拯救人类的思想,并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上的一个提议——这里指的是莫里斯于1877~1894年所作的35场著名的系列讲座,而且也采取了实际的行动:由菲利普韦伯于1859年为他精巧地设计与布置了的住宅“红屋”,以及最重要的是,他于1861年所创立的公司——莫里斯、马歇尔(Marshall)和福克纳(Faulkner)绘画、雕刻、家具与金属制品工艺美术公司,这就是英国工艺美术运动的转折点。

但是,在莫里斯的理论中有一个不可回避的矛盾。尽管有许多进步的思想,但是他却固执地将一只脚深深地陷在了一种过时的生产方式中。当他自己痛苦地意识到,手工生产是昂贵的,非常昂贵的,事实上他那经过精巧提炼与加工的产品主要都是为了那些“有钱人的猪一样的奢侈生活”的,正如他自己所唾骂的那样。莫里斯对于他所憎恶的工业社会爱恨交加,因而他迈出了明显的决定性一步:接受机器,学习机器的生产方式,然后要引导机器来生产那些不是那么假冒伪劣或俗不可耐的东西,而是以其现代的方式而认真设计、精细制作,并使用了坚固的材料的东西,恰如那些传统手工艺品一样美丽传神。当然,即使是莫里斯自己也没有能够迈出这一步——这一步的实际迈出是发生在世纪转折之后的德国,以他为先例使得这一结果变得可能,他那热情洋溢的精神以及他对于艺术的社会主义幻想,恰如一座通往更好世界的桥梁,成为了现代艺术运动的里程碑。

威廉·莫里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