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名画 | 世界名画 | 艺术画作 | 建筑图片 | 历史图片 | 自然图片 | 旅游图片 | 美食图片

乔托作品

乔托简介:
     乔托·迪·邦多纳(Giotto di Bondone,约1266-1336) ,是同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之勃起联系在一起的。在造型艺术史上,他一向被誉为“欧洲绘画之父”,现代绘画天才的奠基者。
他,发现了人,把人从神学的铁牢里解放出来,请入造型艺术的殿堂。虽然他笔下的新人形体还不完美,精神还不占主要地位,优美、崇高尚未成熟,但毕竟为我们开创了一个新时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乔托出发了意大利的民族基因,把新兴的意大利人同古希腊、罗马人的气质联系起来,并以古朴庄严的绘画风格展现在世人面前。
乔托又是一位多面手,不但长于绘画,还常与雕刻和建筑。他身后有一大批多才多艺的造型艺术大师涌现,使得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艺术奇迹名垂青史。
1267年,乔托出生在佛洛伦萨北郊韦斯巴纳诺村一个农家。他小时候就喜欢画画,在田间原野长以大地为纸,木石未笔,以淳朴的心灵观察自然、感受自然,以简练的笔法描绘自然。有一天,佛罗伦萨的名画家契马布埃(1240-1302)前往韦斯巴纳诺途中,发现了这个在石板上画羊的牧童很有天赋,便收他为徒。
在画家的工作室里,这位自然之子一有机会便挣脱呆滞死板的中古绘画传统的束缚,回到他取自大自然的纯真朴实中去,很快便“青出于蓝胜于蓝”,超过了他的老师。契马布埃慧眼识乔托的故事,后来在诗人但丁所写的不朽之作《神曲》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人类力量的空虚的光荣啊!
他的绿色即使不被粗暴的后代。
超过,也在那枝头驻得多么短促啊!
契马布埃想在绘画上立于不败之地,
可是现在得到彩声的是乔托,
因此那另一个的名声默默无闻了。
——《神曲·炼狱篇》(朱维基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年2月新一版)

乔托成长的年代,佛罗伦萨黑暗时代已经寿终正寝。市民劫机犯封建主的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迎来了经济、社会的繁荣和文化的复兴。但丁、彼得拉克、薄伽丘,这些心思县、新文学的旗手已经一马当先,驰骋沙场,而绘画和雕塑却还处在冰花雪融、绿叶萌发的早春时节。在乔托面前,他的老师契马布埃已经开始向中古绘画的禁欲主义——精神中与肉体的基督教思想交火,再僵直呆滞的神话形象中注进了活的生命。然而真正是意大利绘画脱胎换骨的,是乔托。
乔托毕生的主要成就在于绘制壁画。壁画的题材多取自《圣经》故事。他的重要壁画分布在三所教堂中,其中两组在法兰西斯教派的教堂。这些壁画从古希腊艺术中汲取营养,面向自然,面向盛会,面向人生。然无形象已是具有坚实形体的血肉之躯,洋溢着感情,有高尚的情操和心灵的美。
1290-1300年,乔托生活在罗马。在那里,他为圣彼得柱廊形大厅作了《纳韦切拉》(船名)镶嵌画。画面展现的是基督和载有圣徒的大船。这件作品后来由于大厅被毁而只保留下来一些局部。
此后,乔托从罗马回到佛罗伦萨,买了房子,与妻子住在一起。
1303-1306年,他移居帕多瓦。在那里,他为高利贷主恩利克·斯克罗维尼亚的家庭小教堂绘制过37幅连环壁画。其内容取自《圣经》中关于基督家庭和圣母玛利亚的故事。这是他天才的鼎盛时期的佳作。他以新的写实手法和明朗的色调,把中世纪那些悬空的圣母、圣徒,那些背负金光的形象,变成人间可亲可近的慈母与娇儿、苦难的人生的安慰者。

    1307年,乔托载誉回到故乡佛罗伦萨。这段时间,他为巴尔吉和佩鲁茨比两个小教堂绘制壁画。13l0年,他又为“全体圣徒”教堂完成了祭坛画《庄严的圣母子》。这件名作画的是耶袄降生后,圣母马利亚抱着他,接受天使和圣徒的探望和祝福。画面构图虽然还带着旧传统程式化的味道,但他的画风明白无误地表现出世俗的特点。在宝座上端坐的圣母健壮朴实如一农扫,安详和蔼如人之生母,昔日那威严傲慢的圣母已脱胎换骨。
    此后,乔托绘制过28幅有关圣法兰西斯生活及宗教事迹的壁画。这是他为阿西西地方的圣法兰西斯教堂绘制的,也是他一生中重要的教堂壁画之一。研究一下这组系列壁画,不难发现乔托创作思想上另有新的追求。

    乔托与但丁同时,属于中世纪,但他实际是一个过渡型人物,预示了现代艺术的出现。在14世纪早期,佛罗伦萨的人们称赞他在艺术手法上所完成的突破。1305年,他被任命为arena chapel 的画师,绘制内墙上的新约玛利亚和耶稣的故事,共有35个场景。无论是规模还是画工,乔托的壁画都堪称欧洲绘画的里程碑。这种技艺在米开朗基罗绘制西斯廷教堂壁画的时候达到顶峰。乔托不满足于平面的中世纪圣坛以及手稿上的绘画,因为这些色彩和构图都属上乘的作品只能说是讲述了一个故事,他追求的是实景感,给观众一个目击者的角度。他通过光影的运用,让手和脚缩短(foreshorten),以一种“深度”(perspective)的幻觉,创作出更具有质感和真实感的人物。他还通过构图把人物个体和群体安排在类似于舞台的场景中,并以面部表情和姿势来展示画中人物的情感状态。

    后世画家在自然主义方面都超过了乔托,但他却是毫无疑问的自然主义先驱。中世纪画家很少在画作上署名,乔托在当时世风的影响下,大胆署名,大胆接受公众的评议。他成为佛罗伦萨的官定建筑师,设计了教堂的钟塔。400英尺高,俯视着他热爱的城市和arno河的峡谷。


    乔托一生创作了许多壁画,但大多数被毁。我们可以这样评价乔托的艺术成就:他离开了中世纪的艺术,并开辟了走向文艺复兴的新路。作为文艺复兴的标志,就是艺术的主题由神变成人。如何能表现一个真实的人,就要运用透视关系,以使观众产生三维空间的错觉。简单地说,乔托的艺术追求,第一是人,第二是透视。后者是为前者服务的。这是艺术兴趣的根本转变。贡布里希说:“一旦他们的兴趣发生这种转变,中世纪的艺术实际上已经告终。我们也就来到通常所说的文艺复兴时期。”那么,乔托是否完成了他的艺术追求呢?没有。在他的作品中,所表现的题材都是宗教故事,所表现的人物都是《圣经》人物,他们的头上都有一个表示神圣的光环。一句话,他并没有完成从神到人的转变,但是,他迈开了第一步。这是离开中世纪、走向文艺复兴的第一步,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第一步。以后的艺术家,沿着乔托的道路前进,完成了提出而没有完成的历史任务。

乔托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