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名画 | 世界名画 | 艺术画作 | 建筑图片 | 历史图片 | 自然图片 | 旅游图片 | 美食图片

杨飞云油画杨飞云,1954年生于内蒙古包头市郊,1978年考入中央美院油画系,1982年毕业后任教于中戏学院舞美系,1984-2006年任教于中央美 院油画系。1989年赴美英意法考察学习,1991年回国后继续任教。2005年和陈逸飞等人成立“中国写实画派”,是该画派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 他的画清新自然,给人以清丽、悠远、静谧和安逸之美,多幅作品在全国性画展上获奖。现为中国油画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杨飞云和佟芃芃:模特妻子和画家丈夫
芃芃说:
十二岁那年,我被领到他面前学习绘画。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阳光很明亮。他很温和而客气的接受了我这个学生。他那时说话不多,却很勤奋的画画。他画画得很好,所以身边跟了不少喜欢画画的男孩子,他们都很尊重他。我是年龄最小又唯一的女孩,混在里面很显眼。我受到了他和他们很多的关照。那时午休时间很长,尤其是夏天,午休时,他常常会带着我们出去写生或大家轮流做模特画头像。晚上,我们会在黄色的灯光下画石膏像或是去候车室画等候列车的旅客。我每次去画画总有一种参加集体活动的快乐。现在,每当我回忆起这段日子,眼前总是一片明晃晃的阳光,那是一段少年时代快乐的好时光。

1978年,他考进了中央美术学院。老师走了,我们这些学生自然也就散伙了。上了中学以后,学校的老师也开始在功课上更严格地要求我们。我的画越画越少,我们的通信却越来越多。到了假期,他会把一个学期所学、所见、所闻、所想尽可能地告诉我。他也常常买些文学、艺术、名人传记类的书给我看。我那时觉得一切都那么新奇有意思,使我更增添了对北京的向往。

1981年,我考进了北京中医学院中药系,开始了五年的大学生活。我们见面的机会又多了起来。他常常带我去看画展、看歌剧、看舞剧。。。那时我正处在一个全面吸收知识的阶段,特别爱读书,尤其是外国文学名著。每到周末,我们探讨的话题也总是围绕着文化、文学、艺术以及这些领域的大师们。那时听古典音乐也成了我们相处时光中不可分割的部分。就是在这样的不知不觉中,我的人生观、理想和爱好被确定下来,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的兴趣和对生活的态度都那么一致。那时的他仍然非常用功,探讨的方向也逐渐清晰起来。我开始被他更多地画在本上、纸片上和画布上。这一段日子是悠长的,有着音乐的旋律和文化的芳香。

我大学毕业后,我们就结婚了。以后的若干年里,他画了一系列以我为模特的作品,多是为大家熟悉和认可的。这些绘画,对于别人是一件件独立的作品;对于我们,却像一串珠链,串起和记载的是一段段难忘的时光。那中间有我们的沟通、探讨,也有争吵和突然的开悟。那时我们的生活很单纯,似乎只有一个主题,除了绘画还是绘画,一切以他绘画为中心。精神是充实宁静而快乐的。

当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愿望又拿起画笔时,他是第一个积极地支持者和鼓励着,同时也担当了监督和指导。十多年过去了,虽然在绘画艺术上我已有了自己独立的认识和思考,我的画也有了更多的欣赏者和鼓励者。我仍虚心倾听他的每一次批评。因为我一直相信,他的目标是高的,他的追求是正的。

当我们有了孩子并承担了更多的家庭和社会责任后,各自的调适使我们变得更丰厚和坚强起来。我们非常珍视我们所拥有的。2003年在全国几个大城市美术馆举办的“杨飞云绘画艺术展”使我们很感动,也是他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从这些作品中,我看到画中的自己从一个小姑娘走到了今天,我也分明的感受到我的生命历程已经与他产生了不可分割的联系。我看到我们曾一同走过的脚步,在今天这样喧嚣的时代,我欣慰于我们还能保持最初的理想和信念,由此我也觉得我们是幸运的。

“芃芃天性好静。画画对她来说是享受一种纯粹状态下的全然投入。她画一幅小画的时间常常超过我画一张大画的时间,动辄月旬。从不愿意把一块未经内心审视和理性过滤的色彩放在画布上。她满足于以单纯和稳定的物象来完成她对油画的全部兴趣。她画画很需要一种状态,稍有杂乱、忙乱和打扰她就会放下画笔。人们从这些平时的静物画上可以看到一种不缺乏的内在满足。总之,她画画不拘谨、不被动,依着自己的直觉和理解,用一大笔一大笔的颜色去明确而肯定地塑造。尽心尽意地去确切与透彻地构造画面。不抄袭对象,不迎合他人,反复在清晰到位的状态上追求画面品质,不到她心中的那个点就会刮掉重来。

在生活上我们是夫妻,而在绘画上我们却成了"和而不同"的道友,她虽然生活在我的影响中,却只汲取那些绘画的知识与规律,不受风格样式的影响,从而保持其独立的品格与价值。反之,我倒是从她身上和作品中得到很多启示,从她身上看到作为一个画家才能和品质的重要,而技巧是可以通过训练得到的。若没有前者,那才是致命的。 ”

杨飞云油画